和,我的影子同居

關於部落格
偶爾抒發一下心情,
嗯…關於什麼的,都好。
  • 3692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陰陽(三)

 

 

 

 

被硬拖著上路的燕吹笛其實倒也不是那麼不開心,雖說隨時都有血盡人亡的危險,但身邊有自家師弟陪著,比什麼都教他快樂。

自從他離開師門之後,這種彼此相伴的日子對他而言,已經是一種過往的奢望了,沒想到現在竟然還有這等機會……

發覺燕吹笛自從上路之後一直都沉默不語的軒轅岳,以為他還在掛心著藏冬,也就沒有刻意與他交談。然而他的心思其實也同燕吹笛一樣,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還同在師門時的往事。

不用說,那是他一生中最快樂的日子,有著他奉為圭臬的師父、令自己崇拜敬慕的師兄以及讓他捧在手心的師妹。如果可以,他真希望時間可以停留,就停留在那段歲月,無限延伸那份難能可貴的情緣。

當然,一切都只是如果,現實裡,他生命中重要的人都一一離他而去,最先是燕吹笛,然後是千夜,最終…是他的師父。

人人都稱羨他是國師之徒,但又有誰知道他心裡竟是這般寂寞?尤其是在離開師門之後,那份寂寞在心底侵蝕地更加深刻了。

「師兄,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事嗎?」軒轅岳打破沉默說道,他看向前方的眉眼似乎帶著笑。

「呃…那麼久以前的事,我早就忘了,怎麼?提這些陳年舊事?」言不由衷地回答,開玩笑,他怎麼可能忘得了?那時候皇甫遲把一身女裝的他帶到自己面前的時候,他心裡便暗暗起誓將來一定要把這個如花嬌美的師妹娶回家,哪裡曉得…就在一夕之間,師妹變成了師弟,著實教他傷心了好一陣子,也讓他的初戀徹底幻滅。

「沒什麼,我只是忽然想到了千夜,還有那時候咱們一起學術法的事。」

「嗯…千夜很好,她和七曜現在都掛在我家的牆上。」心知軒轅岳至今仍掛意著千夜之事,燕吹笛體貼的告訴他這個應該算是好消息的消息。

片刻微愣,燕吹笛的一番話讓他想起在戰亂中被收去的兩抹魂魄,原來…被細心的保護著呢……

一思及此,他不禁悄悄打量起這個與自己並肩同行的男人。雖然燕吹笛身上有著一半魔的血統,但他待自己與師妹是真的好。不受世俗成規束縛的他,總以著自己心中的那把尺衡量著這世間一切,不像他,墨守成規了那麼多年,才在一夕之間驚覺……

「師兄,你真好。」這句話,他由衷的說道。

「什──什麼?!」被人沒頭沒腦的稱讚,尤其是他的師弟,教燕吹笛一顆心又開始狂跳不已。這、這是什麼意思?!莫非──莫非師弟他──?!

「師兄,你早知道師父…的事情吧?所以你才會毅然地要離開師門。」他幽幽道出他的推測。

「呃,嗯…那是偶然間發現的。」軒轅岳所提的確實是原因之一,卻是最無關緊要的那個,是以他不承認也不否認,打算就這樣將話題帶過。

深知軒轅岳個性的他,明白皇甫遲從國師搖身一變而為修羅這件事對軒轅岳的打擊有多大,這無疑是把他過去的一切全給否定了。但其實對於軒轅岳離開師門這件事,他是開心的,至少少了皇甫遲那傢伙的影響,他這個師弟才可以好好看看這個人間。

是非善惡,並不是分成一與二那樣的乾脆,妖魔鬼輩並不一定就是無惡不赦,而神仙佛者也並非個個善心慈目,就連世間看似應該的道理,也不見得真的是理所當然。

就在兩個人都陷入沉思的當兒,一抹白影吸引住了燕吹笛的視線,當白影兩人自眼一閃而逝時,軒轅岳發現燕吹笛皺起了眉頭。

「師弟,你先趕路吧!晚點我會上客棧找你。」不待軒轅岳回答,燕吹笛將自個兒手中的包袱塞到他的手中,然後朝白影消失的方向急急追去。

望著燕吹笛消失的方向,軒轅岳發誓他確實看見了師兄眼底的焦急。

那抹白影究竟是……

 

 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