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,我的影子同居

關於部落格
偶爾抒發一下心情,
嗯…關於什麼的,都好。
  • 3692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陰陽(二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  原本打算來辭行的軒轅岳愣看著眼前這怎麼看怎麼「激情」的一幕,一時之間千頭萬緒。

     這、這究竟是怎麼回事?師兄怎會「壓在」山神身上?山神的衣服…怎麼破破爛爛的?

     詢問的眼神落在燕吹笛緊揪著藏冬前襟的雙手上,軒轅岳怎麼也不敢相信,這個讓自己崇拜不已的大師兄竟然會在大庭廣眾之下做出這等事情!

     他就想嘛!師兄跟山神兩個一直以來都親密得讓人生疑,果然,果然是這麼一回事!沒想到…師兄離開師門之後,竟然墮入此道啊──

     難以招架的驚訝就在連他自己都還沒反應過來的同時,七星大法已結結實實的打在燕吹笛身上了。

     看著被自己打飛的師兄與身上掛著只能以破布形容的衣服的藏冬,數種情緒在軒轅岳臉上閃過。

     不可以!不可以這樣!師兄雖然已經叛離師門了,但好歹也是他的師兄,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師兄墮落下去,更不能讓師兄辣手摧「神」,敗壞師門名譽!

     被七星大法打了個頭昏眼花,燕吹笛撫著頭從地上爬了起來,氣急敗壞的看向那個沒良心的始作俑者。但當他看見那對清澄眸子裡交雜著不可置信、憤怒、憐憫與堅定的同時,一陣涼意猛然爬上他的背脊。

     同樣在軒轅岳眼中看見堅決光芒閃耀的藏冬,努力拉著完全遮不了什麼的破布站起身來。

「呃…那個軒轅小子……」藏冬輕聲喚道,他總覺得他從軒轅岳眼裡看到了一齣即將上演的好戲。

「山神,家教不嚴,多有得罪……讓你…受驚了。」軒轅岳以著懺悔的心情向受害者說道。

「喂喂喂──等一等,你該不會以為我對這個老鬼……」聽出話中玄機的燕吹笛忍不住地大聲抗議,卻在接到軒轅岳投來的凌利眼神時乖乖地閉上了嘴。

「嗯…軒轅小子,你是來辭行的吧?」看著軒轅岳身上拎著兩個包袱,藏冬很自然的想道,況且時間算一算,也是差不多了。

「是的,我是特地來向山神辭行的,山神前一陣子的照顧,軒轅岳將銘記在心。」

     聽著軒轅岳辭行的話,燕吹笛臉色越發的難看,走近他的藏冬偷偷地拐了他一下。

「燕家小子,你師弟要出發了。」

「…………」

「怎麼?你不上前說些什麼?再不說以後可就沒什麼機會了。」

「…………」

「還是…我好神作到底,幫你說了吧?」

「…………」

看著眼前講著悄悄話的一人一神,軒轅岳更加確定了他們之間的「友誼」不單純,瞧他們眉來眼去的樣子,軒轅岳著實心痛不已。

師兄……

「咳…那個,你要出發啦?」以著極度不自然的語調,燕吹笛走向他的步伐有如千斤般重。

「是的,師兄。」有禮的回道,軒轅岳眼神仍直勾勾地盯著燕吹笛瞧。

「嗯…那個,路上小心。」該死的言不由衷!

「謝謝師兄。」

     沉默──接下來是一室的沉默。

     藏冬隻手靠在桌上杵著臉,打從心裡看不起那個平常老愛大聲嚷嚷、事到臨頭卻一點用也沒有的傢伙,盡量再見個夠吧你!待會兒你就會抱著棉被痛哭了。

「事實上…我還有件事情想拜託師兄。」打破沉默,軒轅岳看著燕吹笛緩緩開口。

     被軒轅岳瞧得毛骨悚然,燕吹笛心裡有種大事不妙的感覺,這傢伙…該不會是想──

「我希望師兄能跟我一塊兒到西域去。」直接了當的說道,軒轅岳決心要將師兄拉回正道,而唯一的方法就是讓他離開這個地方。

「西、西域?!別開玩笑了,我沒事跑到那邊去做什麼?」想也不想的一口回絕,跟他兩個人單獨上路然後天天噴鼻血?拜託!他又不是嫌自己命太長、活膩了,就算他是半人半魔,也禁不起這樣的折騰啊。

     以為他尚心有眷戀,軒轅岳以著更不容拒絕的口吻說道:「聽人說西域地方也有著神秘的術法,所以我想去瞧一瞧,希望師雄能跟我一塊兒上路……師兄,我實在很想再跟師兄一塊研習法術。」語罷,還以充滿懇求的眼神看向燕吹笛,讓燕某人當下血氣大亂。

「這、這個……」被自家師弟看得心亂不已,燕吹笛轉頭想向某神求救,卻只見某神一臉看好戲的表情。

     轉過身背對軒轅岳,燕吹笛這才勉勉強強克制著流鼻血的衝動,他老大不爽快地走向看戲的藏冬。

「死老鬼,你是不會幫我說說話嗎?!」

「既然捨不得,一塊兒上路不是挺好嗎?」

「好個大頭鬼,你是想要我死在半路啊?」

「哼哼…能因為鼻血流過多而死亡的話,你大概也算是古今第一人了,我會幫你立個碑以玆紀念的。」藏冬雙手合十,雖然他是個不及格的神仙,但這點憐憫之心還是有的。

「你你你──」

「欸,克制、克制,喔喔──你的寶貝師弟來了!」揪起藏冬身上僅剩無多的破布準備大發雷霆的燕吹笛,在接受到一雙質疑眼光瞟來的同時恨恨地鬆了手。

     死老鬼──燕吹笛不甘願地瞪了某神一眼。

「師兄。」

「嗯?」把頭撇向另一邊,燕吹笛盡量不去看那雙對自己具有超強殺傷力的眼眸。

「莫非…師兄不願意……」拉拉師兄的衣袖,軒轅岳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失落,聞聲回頭的燕吹笛,馬上被那對憂鬱又帶著點哀怨的眼神給電個七葷八素。

「這個…倒也不是啦……」清清喉嚨,他極力克制著情緒故作無事的說道。「只是你知道……」

「也就是說,師兄願意同我一塊兒上路了?」得到了想要的回答,軒轅岳完全不給他任何發言的機會馬上接口,燕吹笛一聽,立即想要辯駁。

可是──不公平啊!被這樣盯著看,他哪裡還能說出什麼拒絕的話呢──

「師兄,那我們趕緊回天問臺收拾衣物吧!我想在天黑之前離開皇城。」軒轅岳催促道,被趕鴨子上架的燕吹笛只得乖乖的聽命行事。

     拖著心不甘情不願的腳步,燕吹笛就這麼跟著軒轅岳回到了天問臺,然後,在軒轅岳無敵的眼神攻勢下乖乖地收拾起細軟。

看著燕吹笛又再一次被收服,藏冬搖頭的同時也忍不住要對軒轅岳豎起大拇指。

「真是…好厲害的師弟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